|

奮斗百年路 啟航新征程 | 青山不負凌云志——寧夏生態建設中的精神基因

發表日期:2021-09-06 14:52來源:固原發布  編輯:

青山看不厭,流水趣何長。從8.4%到15.8%——這是20年間,寧夏森林覆蓋率的變化。在寧夏,每一寸綠意成長的歡喜,每一步荒蕪修復的生機,都源自艱苦卓絕的實踐。

寧夏是華北的重要生態屏障、西北的重要生態通道,是唯一全境屬于黃河流域的省區。同時,寧夏又是生態系統脆弱區。在這片綠色家底薄弱的土地上,不僅需要科學統籌生態建設和修復,還需要一代接著一代干的頑強意志,大力弘揚“不到長城非好漢”的精神。

在彭陽縣交岔鄉大坪村,人們植樹造林,改善生態環境。

在寧夏人民奮力建設美麗家園的歷史長鏡頭里,貫穿了人與沙的纏斗、荒與綠的交鋒、從荒蕪向生機的漸變。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為引領,寧夏統籌山水林田湖草沙治理,守好改善生態環境生命線,筑牢西部生態屏障。

精神力量是無形的,卻在山川河流的變遷中,有了具體的意象:荒山、旱塬、大漠……即使在寸草不生的角落,仍有反復試煉的勇氣:那是不歇的腳步,是不撤的決心,是不屈的意志。

荒與綠的交鋒

昔日貧瘠的西海固地區,除了自然環境的局限,人與自然的關系失衡,加劇了水土流失。西海固的脫貧進程也是一部生態建設的“史詩”?,F在在衛星云圖上可以看到這里的地塊從“黃色”到“綠色”的蛻變。

彭陽縣是寧夏生態建設的一個動態“窗口”:建縣以來,森林覆蓋率由3%增至30.6%。彭陽如今的鄉村旅游網紅打卡景點,在以前幾乎是“零流量”,曾經的荒山禿嶺,像被透支的生態“賬戶”。

吃盡了“荒”的苦,彭陽人把綠色的種子儲蓄在山上,錘煉出“苦抓、苦幫、苦干”的“三苦”精神。在陡峭的山坡,人站著都困難,怎么種樹?彭陽人把繩子系到腰間,懸在半山腰,硬是把苗栽上——沒有捷徑,只有實干。

大半輩子過去,山變綠了,楊鳳鵬的頭發白了。今年,楊鳳鵬獲評“全國優秀共產黨員”,赴北京參加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相關活動。

2000年,退耕還林工程啟動后,楊鳳鵬擔任彭陽縣林業局造林隊隊長。山上沒有路,都是石頭,光挖坑就要半天,風刮得臉生疼?!岸嗌俅幕纳搅?,能種活多少樹?”鄉親們犯嘀咕。楊鳳鵬沒有說啥大道理,只是不斷重復著一個標準。

這個標準,可以衡量,他隨身必備一把老卷尺,走到哪,量到哪?!吧僖淮缍疾恍?,要不咋能在荒山上把樹種活?”他說。

在進入縣城的高速路口附近,古城鎮高莊村一處北面山體,是當地人口中的“火焰山”。受土質、立地等條件限制,周圍其他山體身披綠裝,只剩這里成了造林的“硬骨頭”。幾乎每個彭陽人都種過樹,當地的小學生拿不動鐵鍬,就幫忙澆水。也正因如此,創造了植樹造林的民間智慧。造林隊推廣使用群眾發明的特制造林工具——一種“腦袋”又細又尖的鎬,得以犀利破解膠泥土質,頑固的“火焰山”終于被馴服。

“山頂林草‘戴帽子’,山腰梯田‘系帶子’,溝頭庫壩‘穿靴子’”,道出彭陽小流域治理模式的核心。打破地域,以小流域為單元,“一道梁、一面坡、一條溝”統一規劃,集中連片治理。彭陽已累計治理小流域134條、1780平方公里,治理程度由建縣初的11.1%提升到76.3%,年減少泥沙量680萬噸。

2017年,楊鳳鵬投身固原市“四個一”林草工程。老百姓見到他都感慨,這些地方以前哪有人來,現在有樹、有花,游客專程來看,“以前的苦沒有白下”。

目前,固原市森林面積達400多萬畝,森林覆蓋率提高至30.1%,22個村被評為“國家森林鄉村”。

“初心不改、目標不變,我想繼續把家鄉這片綠水青山守護好?!睏铠P鵬說。站在彭陽悅龍山公園,楊鳳鵬與青山合影。時光定格在這一刻,遍歷山河,流經一首首小流域的歌。

守與望的接力

當六盤山林業局峰臺國有林場楊家店護林點點長蒙旺平坐在辦公室時,像一棵沉默的樹。但只要聊起山林,他眼里便有了神采。他常說,“人在山上,黨在心里?!苯衲?月,蒙旺平被授予“全區優秀共產黨員”稱號。

1958年,六盤山林業局成立后,六盤山相繼實施三北防護林、水源涵養林、天然林保護等國家重點生態建設工程。60多年間,六盤山森林覆蓋率從27%提高到現在的64.5%。

蒙旺平回憶,每次進山,都帶著干糧,至少要走80公里。他最擔心的就是遇上大雪封山,得斷糧斷水?!澳窃趺崔k?”“喝雪水,克服?!?/p>

有人向山索取,也總有人為山付出。2004年5月,10余人開著拖拉機到林區偷伐木材,蒙旺平發現并上前勸說阻止,受到了對方的包圍……他最終住進了醫院,躺了16天。出院后,第一件事還是往護林點跑。

制止盜林事件近百次,收繳斧頭300多把,累計管護森林資源5萬余畝,參與營造林3萬余畝,參與森林撫育3萬余畝……2014年,《人民日報》刊發長篇報道《蒙旺平:踏遍溝峁守綠色》。2015年,蒙旺平榮獲“全國綠化獎章”。

領完獎,他又上了山,覺得自己要做得更好才行。山有血脈,林有呼吸,寂寂山路,默默前行。在六盤山龐大的坐標系里,蒙旺平是一個移動的點,讓人放心,讓山安心。

如今,守護青山,已是所有人的共識。蒙旺平一家三代,皆為護林人,他們在不同的時代,選擇了相同的道路,那是一脈相承的感情、一以貫之的信念、一往直前的精神。

人與沙的進退

荒漠化治理是一道世界難題。面對大地茫茫無邊的干渴,如果心中沒有一片綠洲,在這場纏斗里,可能會潰不成軍。

寧夏三面環沙,是風沙進入祖國腹地和京津地區的咽喉要道。正是在寧夏,首次實現了“人進沙退”的逆轉,并開始實現從“沙之害”向“沙之利”的轉變。2008年,國務院正式批準寧夏建設省級防沙治沙綜合示范區。

中衛市,位于騰格里沙漠南緣,在這里,沙漠一度逼近到距離城區僅5公里處。如今,沙漠被逼退到25公里之外。

“人進沙退”的精神力量,源自何處?在與中衛市治沙林場副場長唐希明的交談中,或許可以找到答案。

1991年,唐希明畢業后被分配到中衛市治沙林場工作。利用第一代治沙人發明的麥草方格成功固沙后,第二代治沙人使用生物工程,在扎好的麥草方格中播撒草種,形成植物沙障。

唐希明每天7時起床,帶上饅頭、水奔赴治理現場。中午,躺在沙漠上睡一會兒,再干到18時收工。這樣的日程表,周而復始。除了繼承上一代治沙人的苦干精神,創新,是唐希明治沙的關鍵詞。

他回憶最艱難的時刻,是在長流水區域造林時的經歷:用水要從十幾公里外用車拉到沙漠里,樹的成活率還不高。他拄著拐棍在沙漠里行走,看著棍子在沙上留下一個洞——“便捷式沙漠造林器”由此誕生。和鐵鍬相比,這個工具不會過于攪動土壤,且深入45至50厘米,并無須額外灌水。這一“神器”已獲得國家專利,可幫助實現造林成本降低55%,成活率提高25%。

中衛的北部沙區有168萬畝,經過幾代人接續奮斗,已治理利用面積147萬畝,形成綠色屏障。

2017年,唐希明榮獲“全國防沙治沙先進個人”。唐希明說,想把治沙的精神傳承下去,“人和沙,是可以和平共處的?!?/p>

“十四五”時期,我國生態文明建設進入以降碳為重點戰略方向、推動減污降碳協同增效、促進經濟社會發展全面綠色轉型、實現生態環境質量改善由量變到質變的關鍵時期。

今年上半年,寧夏以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先行區建設為主線,截至目前,已經完成營造林97萬畝,占年度任務的64.7%;修復退化草原11.9萬畝,占年度任務的59.5%;治理荒漠化面積79.7萬畝,占年度任務的88.6%。此外,7萬余畝“螞蟻森林”等項目啟動實施。

建設美麗新寧夏,共圓偉大中國夢。治山增綠,涵水固沙,造林復草,清河還濕,寧夏以“一河三山”為坐標,構建“一帶三區”生態總體布局,勾畫塞上江南生態新圖景,讓綠色成為建設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先行區最鮮明的底色。新征程上,寧夏堅定不移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努力建設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繼續將綠色的精神基因代代傳承。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